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租房资讯 > 租房需要面试 还玩私人定制

租房需要面试 还玩私人定制

发布时间:2015-05-14??神评论()

我是创客

找工作面试,这再正常不过了,但是,你知道吗,现如今租个房子也要面试,没有评审通过的,即便你愿意出高价,照样租不到……这样看似奇葩的规定,反而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认可。

重庆客派栖家在我市推出的首个“客派青年公寓”,受到了5000万元风投的关注。

昨日,我们见到了小名“胖哥”的客派栖家CEO陈智。踏上这条创业路,汇入万千创客潮,用陈智的话说,“这是被逼的。”

想租房得过面试关

昨日中午,在南岸区南坪福利社附近,即将从重庆工商大学毕业的易娇,正忙着与男朋友一起往新租住的客派青年公寓搬行李。她说,选择客派青年公寓,是被公寓的设计与管理吸引。

不过,在几天前,易娇第一次来客派栖家租房时,一场面试让她觉得很奇怪。

“从年龄、星座、籍贯,再到爱好、经历、所学专业,以及未来就业方向等等,问得特别仔细……”易娇后来才得知,这是客派青年公寓的一个标准流程,每一位租客都必须过这一关。

这种对租客的“面试”审核,在客派栖家创始人陈智看来,“这非常必要。”也被陈智奉为是客派栖家的特别之处,有益于适应互联网+时代人们的个性消费需求。

筛选租客有六不租

在客派栖家提供给租客的介绍栏中,用异常醒目的红色字体标注了他们的“六不租”。

即,带小孩的不租,养宠物的不租,孕妇不租,有犯罪前科的不租,年龄超过35岁的不租,每个房间居住超过2个人的不租。

其实,不仅客派青年公寓这样做。广州的YOU+对租客有“三不租”的要求:45岁以上的不租,结婚带小孩的不租,不爱交朋友的不租。北京的自如青年公寓对租客提出了要求:40岁以下,不能带小孩,不能带宠物,有较为稳定的工作。

对此,陈智的解释是,“我们定位就是青年公寓,玩的就是青年这个圈层,关注的是年轻群体,核心用户也都是年轻人,不是这个圈子的玩不到一块去。”

10间房3天就出租了

25岁的刘梅,如今已经是客派青年公寓的老租客了,“一开始,我其实是拒绝的。”刘梅性格原本就较为内向,租个房子还要问那么多问题,甚至有些问题在刘梅看来,“那就是个人隐私”。

但是,在详细了解和实地看房之后,刘梅毫不犹豫地就签约租住了。

“2013年初,公司成立不久,我们就推出了两套共计10个房间的客派青年公寓,并完全按照制定的标准招揽租客。”让陈智没有想到的是,这10间公寓,从发布出租告示到签约租客,总共就3天。租客刘梅告诉我们,她现在很喜欢客派青年公寓,“现在看来,这样的筛选既能保证居住的品质,又能把性格和兴趣相近的年轻人聚在一起。”

而今,客派青年公寓总计已有102套,租客近1000人,遍及渝中、南岸、江北、渝北。

推出私人定制服务

“其实,我们的公寓出租,这仅仅是线下的一个项目而已。”陈智说,客派青年公寓更重要的是一个平台,就如同微信一样,通过这个平台,将聚集起来的租客分类建档,为他们提供在线管家服务。2014年,客派青年公寓就曾组织过一次创业派对。

陈智说,这次活动,就是将公寓平台上有创业想法,有点子的租客,通过在线组织聚集在一起,大家共同交流,实现资源、项目的叠加,让城市里陌生的年轻人,共同组建创业团队。

同时,公寓还针对租客不同需求、爱好,推出了“私人定制”服务,租客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,选择运动型、卡通型等不同的主题服务。

昨日,陈智(右二)给刚搬进新家的租赁户介绍房屋的情况。 重庆晨报记者 甘侠义 摄

他的公司被风投盯上

最近,成都优客逸家拿到了约1.2亿元的风投,这些都让陈智激动又担忧。“再不赶紧行动,这个领域肯定会引来一番恶战。”陈智最近一直在忙于应对一件事,“有风投公司盯上我们了。”接洽了好几次,目前还没有正式敲定。基于商业秘密,陈智没有过多透露与风投的洽谈细节,不过5000万元的这个数字确实让他很动心。陈智说,“城市青年公寓市场又引发风投集中关注,这也逼着我们加紧行动。”

陈智是绵阳人,2010年从重庆邮电大学毕业,先后换过2家公司,最潦倒的时候还住过不足10平方米的隔间。正是4次租房搬家的苦逼经历,给了陈智启发,开始了如今的创业路。

他在列车上偶遇贵人

2012年12月,陈智与同学谭力合作,凑了十多万元,创办了客派栖家。

2011年,陈智在去成都的火车上偶遇如今的合伙人、老大哥黄灿。

2013年,陈智用微信和黄灿联系上了。此时,陈智已经组建了客派栖家,双方一番交流,从事国际贸易的黄灿对此非常感兴趣,并迅速抽空赶回重庆,做了实地考察毅然投资25万元。就这样,客派青年公寓一天天地扩大,如今投资总规模近600万元。